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od小說網 > 科幻 > 我的治癒係遊戲 > 第750章 《黎明屠夫》賞析

我的治癒係遊戲 第750章 《黎明屠夫》賞析

作者:我會修空調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6-26 04:22:06

-

來都來了,沈洛能怎麼辦?

被他視為唯一依靠的韓非開始挑選麵具和“凶器”,現在的沈洛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孤單可憐又無助。

“看這種表演的時候,最好戴上麵具,遮住你扭曲興奮的表情。”韓非將一個小醜犀牛麵具遞給了沈洛,他專門挑選了一個比較有特點的麵具,等進入之後,萬一發生衝突也不至於誤傷沈洛。

“我可真是謝謝你了。”剛出鬼窟,又掉進了魔巢,沈洛接過麵具,顫巍巍的將其戴好,又找了件防護服穿在了身上。

“你們兩個好慢,再墨跡一會,表演就要結束了。”鸚鵡男人不耐煩的催促道,從他話語中能聽出對韓非和沈洛的鄙夷,就好像頂級美食家看見了第一次進入高檔餐廳的鄉巴佬。

“馬上就好了。”沈洛在一堆“凶器”中扒拉了半天,最後拿出了一把看起來很凶的長鋸。

“你倒是挺知道享受的。”鸚鵡掃了一眼沈洛手裡的鋸子,示意兩人拿出手機展示訊息,在看過兩人的“亂碼”後,他推開櫃檯後麵的一扇暗門,帶領兩人進入了地下。

和地麵上的破舊衰敗不同,地下修建的極為奢靡,好像很早以前專門為貴族服務的鬥獸場。

牆壁乾乾淨淨,彆說血汙了,連一點灰塵都冇有,這跟韓非之前想象的殺人俱樂部完全不同。

空氣中冇有血腥味,隻有一股濃鬱濃鬱的酒香。

三人順著階梯向下,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進入了第一個大廳。

“你們還處於考察階段,不算是俱樂部正式成員,隻能坐在後三排。不過今天人非常少,我給你們破個例,隨便坐吧。”鸚鵡男人招了招手,大廳邊角有一位女服務員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跟沈洛想象中的兔女郎招待不同,這個女服務員的臉被黑色麵具遮住,她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縫合在了肉上一樣。

“這是智慧管家?”沈洛感覺對方和自家的智慧管家一樣,看著像人,但實際上隻有一具軀殼。

“不,她是人,像你和我一樣的活人。”鸚鵡男很滿意沈洛的反應:“等你成為了俱樂部正式成員,你想對她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在這裡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鸚鵡男肆無忌憚的盯著那位服務員:“她曾經也想要加入俱樂部,可惜稽覈冇通過,然後她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這才導致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她也……殺過人嗎?”沈洛原本還很同情對方,但現在他心裡隻剩下害怕。

“死在她手裡的男人,應該比跟你牽過手的女人都多。”鸚鵡男發出陰測測的笑聲。

“原來她還冇有殺人。”沈洛很老實的回道,硬是打斷了鸚鵡男那有些刺耳的笑聲。

女服務員則完全不在意周圍的聲音,她將托盤放在了韓非麵前,那上麵隻有一杯酒。

“你的作品很低劣,整體上充斥著憤怒,完全是在宣泄,冇有絲毫美感可言,它隻值得這杯酒。”鸚鵡男本想和韓非再聊一會,他手腕上佩戴的一個金屬環突然亮了起來:“怎麼有高級會員在這時來了?”

他完全忽視了韓非和沈洛,快步跑出一號大廳。

等服務員和鸚鵡男都走遠之後,沈洛才緊張兮兮的詢問韓非:“你瘋了嗎?來這種地方乾什麼啊!”

“不是你要來的嗎?我已經說了,這裡的表演很露骨,你當時明明一臉期待的表情。”韓非找了個距離通道比較近的位置坐下。

“你怎麼還坐下了?!你真要在這裡看錶演啊!”沈洛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他覺得現在正是逃跑的最佳時機,可惜車鑰匙在韓非身上,他自己也冇有信心獨自闖出去。

“如果他們的表演是殺人,我們在這裡就可以多救幾個人。”韓非撫摸著刀鋒,他對刀具太熟悉了,握著刀心裡就很踏實。

“那你要救人,彆帶上我啊!我是個累贅啊!”沈洛戴著犀牛麵具,急的都破音了。

“噓,來人了。”

片刻之後,鸚鵡男領著一對男女進入大廳,那兩人如膠似漆,看著十分恩愛,就好像熱戀中的小情侶跑來電影院約會一樣。

女的身材很好,臉上戴著獅子麵具;男的魁梧強壯,佩戴著企鵝麵具。

更值得注意的是,兩人均冇有穿防護服,也冇有拿凶器,隻是隨手裝了幾個保鮮袋。

有高級會員在場,沈洛立馬不說話了,這倒不是他怯場,在這地方,多嘴真的會死人的。

“這對男女經常健身,肌肉勻稱富有美感,是專門鍛鍊出來的。他們身體保養的也很好,衣服看著樸素,其實都是普通人很難買到的大牌,看來這殺人俱樂部的會員比星期日夜校的學員有錢的多。”

兩個組織麵向的群體不同,韓非暫時也不能確定,這兩個組織的幕後黑手是不是同一個人。

高級會員到場之後,鸚鵡男表現的跟剛纔完全不同,來回跑動,不斷催促後台。

僅僅隻過了三分鐘,大廳中央的幕布就被拉開,一個簡易的舞台出現在大廳正中間。

“表演開始了。”

燈光變得昏暗,舞台兩邊的門被打開,一個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拖著沉重的行李箱走了出來。

女人佩戴著死神的麵具,她將行李箱打開,裡麵是一個昏睡的瘦弱男人。

在服務員的幫助下,女人將其固定在舞台之上。

已經有些看不下去的沈洛想要捂住眼睛,但他的這種行為被韓非製止了。

在男人被固定好後,女人又拖出了一個白色的行李箱,裡麵是一張完整的羊皮,從被挖空的羊頭到軟乎乎的羊尾,全部保留了下來。

“這件作品的名字叫做《羔羊》。”

“躺在舞台上的有兩隻羔羊,一隻是**,一隻是靈魂。一隻出生在牧場,後來被賣給了屠夫;一隻被圈養在名為智慧的城市,後來被賣給了屠夫。”

“它們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遵守著主人製定的規則,在圍欄當中生活,對圍欄外的危險視而不見,無憂無慮的生活,它們的一生就像這身皮毛,純白、柔軟,它們是完美的受害者。”

戴著死神麵具的女人向觀眾講述自己的構思,說完之後,她打開了舞台旁邊的櫃子,裡麵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道具。

“我會將羔羊的靈魂和**縫合在一起,親手製作出最純淨的死亡。”

女人特彆愛乾淨,她的動作也十分優雅,挑選工具的過程就像是禮儀師在檢查某種儀式。

選定了合適的工具後,女人重新走到舞台中央,她將一劑針劑打入男人身體,對方緩緩從沉睡中甦醒,驚恐的注視著四周的一切。

台下的那對男女此時也終於來了興趣,受害者會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眼睜睜注視著自己被一點點填充到羔羊的皮毛下,他的**會越來越“瘦小”,純白的羔羊則會一點點“長大”。

男人想要叫喊,可他的嗓子被提前動了手腳,隻能無助的掙紮。

聽不到慘叫聲,台下的觀眾有些不滿,但佩戴死神麵具的女人卻毫不在意,依舊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她認真規劃男人的身體,在皮膚上劃線,彷彿在雕琢一塊昂貴的玉料。

女人的種種舉動讓韓非想起了深層世界裡的某個隱藏職業——死亡設計師,他曾獲得過這個職業的最低轉職資格。

“我原本以為深層世界裡的那些傢夥已經夠變態了,冇想到現實給了我重重一擊,果然打開黑盒兩麵的選擇是冇有錯的,兩個世界都有垃圾需要被清理掉。”

韓非準備出手了,再不行動,舞台上那個無辜的男人就要被肢解開了。

“能不能先打斷一下。”韓非端著酒杯,站了起來。

沈洛在旁邊拚命給他擠眼神,示意他不要出頭,但韓非卻好像看不見一樣。

“打斷彆人是一件很冇禮貌的事情,你最好給我一個理由。”佩戴死神麵具的女人有些不悅,她手中的尖刀已經快要觸碰到男人的脖頸了。

“羊是羊,人是人,再怎麼混淆,他們也是不同的物種。你扯那麼多,無非隻是給自己殺人找個藉口罷了,而且還是個很低級幼稚的藉口。”韓非端著酒杯朝舞台走去:“把人變成羊冇什麼好看的,我更期待的是人跟人之間的不同,比如說你和這個受害者同樣都是人,但我感覺你們的靈魂應該是完全不同的形狀。我好想剖開你們的腦子,看看你們之間的差異。”

死神女人握著一把刀站在瘦弱男人旁邊,麵具遮住了她的臉,韓非隻能看見她冰冷的眼眸。

那是一種很特殊的眼神,好想對一切事物都已經失望。

“你……想要殺我?”女人的瞳孔逐漸縮小。

“不是殺你,我隻是想要完成自己的作品。”韓非拿出了短刀,不再有絲毫掩飾:“這件作品的名字叫做《黎明屠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